郁郁不得志的十支球队(上):活在阴影下的埃弗顿_球天下

竞技体育是残酷的,它会戏弄人们的情感,也会扰乱人们的心态,它会让人们满怀喜悦,也会以同样的速度粉碎这些喜悦。每支球队的球迷都清楚输掉关键比赛的感受,但是如果整个赛季都萎靡不振呢?或者是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呢?这样的话感受如何?

整个足球世界都充斥了不满现状的支持者,但如果你对痛苦的定义是不能赢得每座奖杯,或者是球队在欧冠1/4淘汰赛中出局的话,那你可能需要重新考虑,因为这些球迷的不满似乎还没有爆发。

ESPN盘点了世界足坛近年来郁郁不得志的十支球队,他们为支持者们带来的悲伤盖过了球队自身的光芒,球迷们也通过讲述自己的故事,来解释作为各自球队的支持者为何如此艰难,本期将先去了解前五支球队和球迷们的故事。

这是里约热内卢足球比赛中经常出现的一段话,球迷们经常会拿这句话调侃自己,但对于博塔弗戈的支持者们来说,这样的自嘲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

当年长的博塔弗戈球迷谈论球队的黄金年代时,可并不是这样的怀旧之情,那个年代的球迷的确见证了巴西传奇们的成长。

巴西国家队夺得了1958年、1962年和1970年的世界杯冠军,并由此确立了足球在“桑巴国度”的地位,那时的国家队核心是桑托斯的贝利,而博塔弗戈当时也是国脚大户,他们培养出了伟大的边锋加林查,以及被称作“巴西百科全书”的左后卫尼尔顿·桑托斯,中场双子星迪迪和热尔松同样来自博塔弗戈,边路的扎加洛和阿马里尔多在贝利62年世界杯受伤时表现出色,而雅伊济尼奥在梦幻的1970年世界杯上场场都有进球。

每次球队在主场比赛时,博塔弗戈的球迷都会用传奇球星们的巨幅海报来支持球队,但如今这种支持方式对于场上穿着黑白条纹间条衫(博塔弗戈传统球衣)的球员们似乎不太友好,尽管球队近年来成绩稍有起色,但仍然与球队黄金时代相去甚远,球队甚至在本世纪有过两次降级,如今看来,球队降级的可能性比夺冠的可能性要高得多。

同时对于博塔弗戈来说更糟糕的是,当地的死敌球队弗拉门戈已经越发强大,他们是巴甲和南美解放者杯的冠军,而且拥有着数量庞大的新兴球迷,已经实现盈利的他们很富有,而博塔弗戈则负债累累,后者如今将希望寄托在身份的转变上。

同其它巴西的传统俱乐部一样,博塔弗戈也是会员制俱乐部,俱乐部主席由会员们投票选举产生,他们正在试图将俱乐部变成企业,但新的问题是,俱乐部的收入来源在哪里?

俱乐部刚刚签下日本球星本田圭佑,并希望以此来提升俱乐部的国际知名度,对于那些不甘平庸的球员们来说,加盟博塔弗戈这样的没落豪门不是最佳选择,如今俱乐部希望改变这种情况。

巴西有本名为《快乐的1958年——那一年永远不该结束》的畅销书,巴西的建筑业在那一年发展迅猛并达到顶峰,巴西桑巴和美国爵士乐相结合的“巴萨诺瓦”(bossa nova)生根发芽,一支以博塔弗戈为班底的巴西国家队首次夺得世界杯冠军,如果时光机器可以穿越回那一年的话,博塔弗戈球迷肯定是最先愿意的那部分人。

只有一个俱乐部拥有自己的词条:蓝十字(Cruz Azul),但是它的含义并不是非常讨人喜欢。

相关词条cruzazulear的具体释义是:“尽管你认为一切条件都有利于你,而且认定任何事情都不能摧毁它,但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在任何时间失败。”

尽管如此,蓝十字仍被视作墨西哥的四大豪门之一,但是自从1997年以来,球队便再未染指国内联赛冠军,从那以后,俱乐部先后经历过14位主教练,并且6次屈居亚军,而上一次率队夺冠的功勋教练路易斯·费尔南多·特纳其间也有过两次下课经历。

如果用一场比赛来形容蓝十字的糟糕运气的线年与美洲的争冠次回合比赛最合适不过,当时圣十字在首回合2-0击败对手,次回合只要不丢两球便可夺冠,看起来终结球队多年冠军荒的机会已经来临,但次回合他们0-2输球,美洲最终通过点球大战成功夺冠。

而在2018年的联赛争夺当中,蓝十字再一次在最后时刻惜败美洲,他们在17轮常规赛中领先了12轮,并最终以常规赛头名进入争冠阶段,决赛首回合中他们与美洲0-0互交白卷,但次回合他们完败对手功亏一篑。

从1969年到1980年,蓝十字曾经夺得过八项冠军中的七项冠军,而如今,在墨西哥最出色俱乐部的竞争当中,他们已经逐渐掉队。

西班牙人称自己是“奇妙的少数派”,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几乎没有任何值得惊叹的表现,他们有一个让人讨厌的同城死敌,但看起来他们并没有多少你死我亡的恩怨,巴萨是“不存在的俱乐部”,因为他们的俱乐部口号就是“不仅仅是一家俱乐部”,西班牙人的主场距诺坎普只有三英里,但没人注意到他们,更不用说在乎了。

西班牙人的建队历史可以追溯到119年前,作为西甲联盟的创始球队,只有四支球队比他们的参赛时间更长,而在历史积分榜中,他们一直位列第七名,并且从来没有赢得过联赛冠军,甚至连接近冠军的经历都没有。

与此同时,他们的同城球队赢得过26次联赛冠军,以及30次杯赛冠军和5次欧冠冠军,西班牙人队史上有4座冠军奖杯(均是国王杯冠军),而巴萨的俱乐部奖杯数多达90座,前者曾两次闯入洲际杯赛决赛,但最终都铩羽而归,1988年的欧洲联盟杯决赛中,他们在首回合3-0领先勒沃库森的情况下,次回合连丢三球痛失好局,最终在点球大战中惜败对手无缘冠军。

最糟糕的是,本赛季的西班牙人深陷保级泥潭,赛季至今他们仅积20分位列联赛倒数第一,俱乐部的日子并不好过。

前西班牙人主帅(也是前巴萨主帅)巴尔韦德曾经说过:“整个巴塞罗那似乎都是巴萨的印记,但西班牙人在某些地方的存在感却很强。”很多当地名流会争相认同西班牙人的身份,或许他们是想在董事会获得席位以对抗诺坎普的势力。

2013年,巴塞罗那市著名的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纪念碑被穿上了巴萨球衣,似乎没有人考虑过将其换成蓝白色球衣,为什么呢?西班牙人感觉自己被排斥在外,但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西班牙人与巴萨的竞争并不像马竞和皇马那样,因为看起来双方根本不存在竞争,更糟糕的是,西班牙人上次在积分榜上力压巴萨已经过去了近80年的时间,没有人指望他们能再做一次,如今他们的预算是同城球队的十二分之一,有时候在巴塞罗那,似乎根本没有人支持西班牙人。

事实上,西班牙人的规模并不算小,他们有3万多名会员,并且正在准备与狼队的欧联杯淘汰赛,12月27日,阿贝拉多·费尔南德斯拿起球队教鞭,这已经是他们本赛季的第三任主帅,俱乐部希望他能率领球队成功保级留在西甲。

没有什么比支持同城死敌总在赢球而自己总在输球的俱乐部更糟糕的事了,所以想象一下埃弗顿球迷们的感受吧,他们可能是最具历史价值的英格兰俱乐部,但本世纪至今他们还没有赢得任何锦标,而更为糟糕的是,在太妃糖球迷们忍受球队没落的同时,距离他们主场斯坦利公园一公里外的死敌利物浦正在强势复兴,这无疑让他们感到更加厌烦。

和埃弗顿相比,许多其他英格兰俱乐部的冠军荒持续时间更长,但没有俱乐部遭遇过他们这样的双重打击,因为他们的竞争对手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出色的球队,多年以来,纽卡斯尔、利兹联、狼队甚至热刺都遭遇过困难,要么是因为超级成功的死敌,要么是因为自作自受的失败,但没有俱乐部能和埃弗顿的经历相提并论。

让我们简单了解下埃弗顿与利物浦之间的历史恩怨,这一切可能要追溯到1891年,当时在涉及俱乐部主席的纠纷过后,埃弗顿从他们原来的主场(安菲尔德球场对面)搬到了古迪逊公园,一年以后,利物浦搬进了安菲尔德球场并获得所有权,从此以后这里成为了红军的代名词,这意味着埃弗顿将自己的主场拱手让人,并亲手送给了自己的死敌。

直到20世纪60年代后期,埃弗顿都一直是利物浦最成功的俱乐部,他们在1970年时已经拥有7座联赛奖杯和3座足总杯,利物浦也有7座联赛奖杯,但当时他们只有1座足总杯,随后的70年代和80年代是属于利物浦的时代,他们拿下8座联赛奖杯和4座欧冠奖杯,埃弗顿也曾在1985年和1987年两次夺冠,但1995年战胜曼联夺得的足总杯是他们的最后一座奖杯,而此后漫长的冠军荒也成为利物浦球迷嗤笑他们的笑柄。

同时,古迪逊公园球场也在逐渐衰落,一系列新建球场的提议都未能实现,位于布拉姆利·摩尔码头的新球场预计将在2023-24赛季建成,但埃弗顿球迷们已经学会对俱乐部场内场外的承诺都持怀疑态度。

利物浦几乎已经锁定了球队在1990年以后的首个联赛冠军,在上次联赛夺冠后,他们已经获得了2座欧冠奖杯、1座欧洲联盟杯、3座足总杯和4座联赛杯,而埃弗顿的情况令人担忧,他们自1999年后便没有在安菲尔德赢过球,2010年10月以来未能在主场击败过利物浦。

当《利物浦回声报》在2019年评选年度最佳阵容时,埃弗顿历史性地无一人入选,仿佛糟糕的情况仍将在未来延续,由于赛程冲突,利物浦派出青年军在足总杯第3轮比赛中迎战埃弗顿,最终他们1-0小胜成功晋级。

卡洛·安切洛蒂到来后,已经帮助埃弗顿重返英超联赛上半区,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埃弗顿球迷们都要面临令人悲伤的境地。

汉堡的禾克斯公园球场挂着一块时钟,上面记录着球队在德甲联赛中度过的时间,为什么不这么做呢?自从1963年成立以来,汉堡是唯一一支参加过所有德甲联赛的俱乐部,甚至连拜仁慕尼黑也缺席过几个赛季。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降级的危机已经在逐渐靠近,那块时钟代表的不再是骄傲的庆祝资本,而更多地成为冷酷与自负的代名。汉堡在2015年和2016年升级附加赛中幸运保级,2017年时他们在最后一刻留在了德甲,但到了2018年他们没能坚持住,长达55年的顶级联赛生涯就此告一段落。

降级的结果对汉堡来说不足为奇,俱乐部近年来的处境着实惨淡,随着他们一步一步沦落为二流俱乐部,新世纪初的那段相对辉煌的日子已经成为遥远的回忆,他们的昵称“Der Dino”本意是对他们悠久历史的认可,但如今已经成为他们缓慢衰落的负面描述。

而在降级以后,绝望的结果仍在延续,上赛季他们看起来肯定能迅速升级,整个赛季当中他们几乎都排在联赛前两名(可以直接升级),但3月份时他们连续8轮不胜,最终他们位列第四甚至都没能获得附加赛资格。

当然,汉堡的俱乐部历史可不只是“长寿”,他们曾经六夺联赛冠军,也是1983年欧洲冠军杯冠军,而且也发掘出了诸多德甲联赛的伟大球星,从曼尼·卡尔茨到凯文·基根,从拉斐尔·范德瓦特到孙兴慜,但他们的离开也加速了俱乐部的坠落。

很难将降级视作汉堡队史上最糟糕的时刻,但2009年时曾经出现过类似的征兆,那段经历后来被冠以“不莱梅周”的名称,当时他们闯入了德国杯和欧洲联盟杯的半决赛,并且在4月份前牢牢占据着联赛榜首的位置,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当时他们三条战线的对手都是厄齐尔率领的云达不莱梅,最终他们在德国杯半决赛中点球大战惜败,随后因为客场进球劣势再次被对手淘汰,联赛当中他们同样0-2输球。

本赛季的情况有所好转,因为汉堡一直在寻求升级机会,但这里是汉堡,你永远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块时钟仍然挂在球队主场,只是现在已经从俱乐部元年(1887年)开始重新计时,也许俱乐部自己也需要重新设置时间。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