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高质量男”艺术家养成记

所谓高质量男性,需要梳着精致的发型,画着的浓重的妆容,身穿高贵的西装,摆着上流的Pose。

他的画面,充斥着狂躁与不安,激烈的情绪冲撞,使得画面充满张力,喜提“浮躁的天才”名号。

《以斯帖站在亚哈随鲁面前》,1546-1547年,现收藏于伦敦的肯辛顿宫

所以早有预见性的老狐狸提香,非常忌惮小丁的才能,生怕小丁来个情景再现,复刻他的偷师经历,于是在工作上多有责难。

这个充满精力与爆发性的年轻人,在离开提香工作室后,转投当时经营有成的画家斯齐亚沃尼(Andrea Schiavone)名下,为他画了四年没有工资的壁画。老实人,实惨。

当然这段时间并非是荒废的,这位辛勤的年轻人,以对艺术极大的热情,投身于自己的研究。

据他的传记作者Carlo Ridolfi (1642)说,小丁为了创作一种戏剧性的画面风格,经常与那些老画匠和工匠待在一起,交流神话类作品的创作经验,并通过绘制真人模型和解剖尸体来学习解剖学知识。

综合提香与米开朗琪罗的特质是他的策略,对光与影戏剧性的安排,则是他超越前人的秘密法宝,遂逐步发展出自己的风格。

他将文艺复兴前期发明出来的一点透视到多重透视,特别是大胆的前缩透视法,如《圣马可的奇迹》(The Miracle of Sant. Mark. 1548),呈现的构图与创意,应该是丁托列托最优秀的画作之一。

他结合了米开朗基罗的人体与威尼斯华丽的画风,丰富鲜明的色调,再加上他独特的戏剧张力构图,整幅画犹如一出舞台剧般呈现出来。

出人意料、奇特的人物透视与角度,就连当初把他赶走的提香,现在都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在人物画方面富有才气。

《多格·彼得罗·洛雷丹画像》,1567-1570年,现收藏于沃思堡的金伯利艺术博物馆

《阿尔维斯·科纳罗的画像》,1560-1565年,现收藏于佛罗伦萨的帕拉廷画廊

他采用了一种被后人称为“小孔成像”的技术,将蜡或黏土做好的雕像,放到一个木盒中,通过一个小孔用蜡烛照明,投射到荧幕上,再进行绘画。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小丁没有受到任何绘画委托,就连最初的接受委托也没有报酬。

但他仍未放弃希望,他愈发地刻苦努力,最后,是他的一幅自画像得到了人们赏识,使得他的其他作品逐渐引起人们的关注。

他《天国》系列的壁画,收藏于威尼斯宫殿的大厅内,和米开朗基罗的《末日审判》一起,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壁画了。

当然,作为威尼斯的画家,他的作品除了大,也兼具色彩华美的特质,很有气魄。

他的早期传记作者记录了他当时的野心:“他一直在想办法让自己成为世界上最大胆的画家。”

他热爱所有的艺术,年轻时弹奏琵琶和各种乐器,其中一些是他自己发明的,并设计戏剧服装和属性。

虽然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伙伴,但为了他的工作,他基本上过着退休一样的生活,即使不画画,他也习惯于待在被石膏包围的工作室里。

小丁越画越有自信,他的作品强调了运动中人体的动势,并经常利用极端的透视和透视效果来增强戏剧性。叙事内容是通过人物的手势和活力而不是面部表情来传达的。

他绘画的智慧在《圣乔治、圣路易斯和公主》(1553 年)等系列作品中显而易见。

小丁颠覆了传统图像叙事方式,其中以圣乔治屠龙救公主为例,位于前景处的公主,无论是衣饰的色泽,抑或是光影、动态,都显得非常地夺目,使人第一眼看去先被惊慌失措的公主所吸引。

这样的表现手法,在文艺复兴以往的作品中,并不常见。画家往往会将最好的光影留给画面的主角,很少会像小丁这样“喧宾夺主”式地讲故事。

作为观众视角来说,我们会先被慌张逃亡的公主所吸引,并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第一个(约 1546-47 年;费城艺术博物馆)中,图像的随意性、主体凝视的直接性以及贯穿始终可见的大胆笔触,极具创新精神。这幅自画像也被称为“几个世纪以来许多潦草蓬松的自画像第一名。”

另一幅自画像(约 1588 年;卢浮宫)表达了他的生死观,“悲观地思考他的死亡”的严肃对称描绘。绘制了它的副本的爱德华·马奈(douard Manet)认为它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画作之一”。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